代孕妈妈

第1244章家家有本难念经

 

那天临近中午,我几乎所有的菜都‘弄’好了,甲鱼汤也在锅里慢慢炖着。35xs

在厨房的阳台上,想想潇姐,看看我房间里她帮我置办的很多东西,想想我赚的钱,我真是百般感‘激’她。她是个好‘女’人,我做梦都想和她在一起。甚至很邪恶的说吧,我在我阎姐翻滚的时候,有时候脑子里幻想的都是潇姐。男人的内心世界,有时候就是这么‘精’彩得没有底线。也许我是一个敢于承认自己内心的男人,而您呢

快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,天‘色’有第1244章家家有本难念经些‘阴’沉,我一看那情况,似乎是要下雨了。当时,我就想了想,拿起了伞,到那边加油站等潇姐去了。出‘门’前,还给她发信息,问出发了没有,她回复我说还有十分钟就到了。

我刚到楼下,大点的雨就下了,天空有了秋雷声,雨很快就大得不行了。西安九月初的暴雨,很厉害的。

我到了加油站的时候,身上都溅湿了。等到潇姐来的时候,天地雨幕,连路都快分不清了。

她在车里,看着车外的我,无奈的笑了,还说:“要不算了吧,我回去了,这雨也太大了。”

我说潇姐,这时候也应该吃饭了,走吧,伞给你打,我不怕。

说着,我将伞收了起来。瞬间,我被浇了个全身湿。

她有些急,说你这是干吗呀,至于吗,淋病了怎么办

我带着笑容,站在大雨里,那时候就是那么疯狂。

潇姐无奈,只得在车窗里拿过我的伞,打开下车。她穿着黑白格子的紧身裙,别提那身材多‘棒’了,挎着包,要跟我打伞一起回去。

可我说我已湿了,不怕,你打你打,我到楼‘门’口等。

然后,我跑了,飞快的跑回家‘门’楼下等着。

没一会儿,潇姐也过来了。我们一起上楼,她还叫我走快一点,回去换身干的衣物。

当我一打开房‘门’,菜香就能闻到,潇姐还说不错啊,这手艺‘挺’好。

我笑了笑,说与美‘女’大厨还是有差距的。然后叫她先坐着休息一下,我洗下去。

我拿起T恤短‘裤’,去了卫生间里,不到五分钟就搞好了出来。35xs

接着,和潇姐坐下来,吃起了午饭。对一我炒的菜,她还是认可的,还特别赞了我的甲鱼汤,说炖得真香。

她问我为什么不喝甲鱼汤,我摇摇头,说不行不行,上次我们阎所长请我们大家吃饭,我喝了一小半碗,然后晚上就流鼻血了,这太补了。

她笑了,然后说她倒不这样,感觉我炖的汤特别好喝。随后,我们一边吃一边聊,还聊到了爱心捐赠的事,她说不知道深圳那边怎么回事,做事不如以前细心了,她捐助了三个孩子之后,就没有捐了。

我说大约是我没在那边了吧

她笑了笑,说也有那方面的原因,然后说感觉那边做事越来越假了,便不想再捐了。

随后,我们便还聊到了文军和钟‘玉’君的婚事,我表示一定努力准备好。

窗外电闪雷鸣的,房子里我们聊得还是比较开心。

吃过饭后,我洗了碗,看着那天气,她一时也没法走,于是我洗了碗之后,和她坐下来喝茶聊天。

没一会儿,我见她脸‘色’有些桃‘花’红润,心里暗自一喜,便说了一些暧昧的话语,而且问到了她的感情生活。

我还是很大方自然的,说潇姐啊,文军都要结婚了,你这个当姐姐的呢,个人问题怎么的啊,你一直也不说哎!

她还是有些回避,说我啥个人问题啊,你不要担心我了,姐就那样。

我连忙说哪样啊

她说算了,不说这些了,她脑子里有些晕乎,可能是甲鱼汤喝多了,想休息一会儿。

我说那行,你到‘床’上去休息吧,我开电脑玩一会儿斗地主。

她有些不好意思,但还是去躺下休息,当然也没有脱什么,和衣而卧吧!

因为卧室是隔开的,所以我在里面拿了笔记本,出来在外面坐小沙发上斗起了地主。

其实,那时候心思并不在地主上,输得一塌糊涂。闪舞小说网每天四千欢乐豆,很快我就输光了,又无聊的上了会儿网,我悄悄进卧室看了看。

呵呵,那时候潇姐感觉身上很热吧,脸上发红,居然只剩下三点四了。黑‘色’的三点四,雪白的皮肤,完美的身形,让我简直无法忍受。

我一腔热血上涌,直接过去了。

她很‘迷’糊的样子,但我抱住她,她便也有些‘激’动起来,于是……

外面电闪雷鸣,大雨倾盆,屋里一样热烈,我得到了想要的一切。

那个午后,我毕生难忘,而潇姐,也成了我一生难忘的‘女’人。

她的热烈缠绵,让人数度忘魂,不知身在何处。她像一座火山,融化了世间一切,连同我在内。

有人说,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。但我说,我似乎得到的是最好的。在这里,作为我们之间的一切,关于她的一切,我不加以描述。

当我们渐渐清醒后,潇姐几乎是崩溃了,扑在我的怀里,流泪了,说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,你会害死我啊,你会害死我啊!

我心头无限柔软,说潇姐,我爱你,我喜欢你,很想永远和你在一起,不行吗

她说代怀孕了怎么办,怎么办啊

她的神情崩溃无限,语速也急了起来。

我说怎么办,生下来吧,那是我们的宝宝。

她无奈了,拳头在我肩膀上不停的打着,诉说了一切。于是,我也算是终于明白了。

潇姐早已成家了,在她二十岁大专毕业那年。

丈夫叫齐生平,家境出身是贫寒的,长得也普通。但齐生平喜欢她,从高中的时候就追求她,一直到她大学毕业,还为她留过一级,整整八年。

潇姐大学毕业的时候,齐生平在太原已做了两年的生意,原本只是个收废旧的,但两年时间赚了二十万。这是个其貌不扬但却‘精’明能干的年轻人。也因为‘精’明,所以潇姐家里才最终同意了这‘门’婚事。

潇姐也是被追得无处可躲,当时念着齐生平的执着,对她的好,也就和他在一起了。

婚后,齐生平来到了潇姐家的公司,做了业务经理,确实很牛比。到了2008年,这家伙为公司赚了上千万的资产。那时候,潇姐父母都不在公司做了,整个公司都是齐生平在打理。

然而,有意思的是,随着儿子源源在01年出生后,齐生平对潇姐也失去了‘激’情。他身体有发胖得厉害,曾经一度飙到一百八十斤,实际上他只有一米六八的个头。

05年的时候,齐生平就和潇姐分居了,各自睡一屋。源源呢,则是由潇姐带的。跟我聊一,潇姐也是等源源睡着了之后。

也许是齐生平人生的太成功,以及曾经追潇姐太辛苦了,而潇姐个‘性’也要强,两个人还是经常吵架。齐生平也是个强势的人,两人有时候是势同水火一样。只不过为了家庭不破裂,为了源源,也为了家族的利益,潇姐一直不曾想过离婚。在这一方面上来说,她是软弱的。当然,她也承认,当初两个人在一起,家族的人都不看好,她还是觉得齐生平对她好就行了,也还是算坚定,结果呢,要离婚的话,她根本就没有面子。

虽然分居,齐生平还是记得潇姐生日、结婚纪念日什么的,该买什么礼物还是要买。只不过,两个人失去了更多的共同语言。有时候吵架,父母都还要为着齐生平说话。

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像潇姐这样的富豪家庭也不例外的。光鲜亮丽的外表,富有的物质生活,暗地里却是自身的苦处,特别是‘精’神、情感方面的。

更让潇姐痛苦的是,儿子源源也主太争气,有时候又调皮,但有时候极为内向,对于学习是什么兴趣也没有,上小学一年级了,成绩就非常堪优,一写作业就睡觉。齐生平呢,连澡都不爱洗,业务做大了,爱打牌、喝酒,还爱看小说,好在还不出轨,根本不考虑夫妻感情,不管孩子。他说了,男人为家里奋斗就行,‘女’人各人照顾家庭照顾孩子,这是他的理念。

特别是源源上小学一年级结束后,暑假里,潇姐都没怎么去公司了,公司财务的事情都是外聘的人员。齐生平只让她照顾家庭照顾孩子,做饭洗衣拖地、接送孩子上下学,辅导作业什么的。夫妻生活不能说成是平淡,简直就是无味,几乎是没有感情可言。

然而,可悲的是,潇姐有时候也是离不开齐生平一样。因为齐生平确实是个很能干的男人,实力超群,至少是很能赚钱。在这一点上,我与之是完全没法比拟的。潇姐欣赏这种能力,简直是崇拜一样,而她也不否认她喜欢我,说我身上有种执着的劲头,幽默开朗,很阳光,能让她感觉到快乐,不像齐生平,就像是只会赚钱的机器,是块木头。

那个下午,说起自己的情感,潇姐落泪不少,感觉很委屈。说男人一有了钱,曾经的一切都淡忘了,脾气也变了,像齐生平,就什么也不管了,妄自尊大,谁都不放在眼里,没拿她当妻子当爱人,就当一个保姆而已。

我安慰了她很久,但也感觉到了无奈。正如阎姐这样的说法,只怕我和她也不会有什么结果。

然而,哪怕没有什么结果,我还是在努力。随后的日子里,不断的努力开创我和阎姐的事业,做得越来越好。潇姐自然为我高兴,但还是在她与齐生平的事情上优柔寡断,不想离婚,不想伤着源源,也不想丢了面子。

我们很少见面,差不多一个月能见一次两次,因为她没有什么时间,主要是因为源源比较粘人,跟她亲近得多。每一次回我那里,也都是中午,吃了饭我们温存时间第1244章家家有本难念经远远不够。甚至有一次,中途的时候,源源生病了,齐生平打电话叫她送医院去。

她只能说在超市里,问齐生平怎么不送。齐生平说跟客户谈事情。结果她回公司一趟,因为源源放公司的,发现齐生平在跟手底的员工斗地主,源源咳嗽得厉害,他也不管。那一次,把潇姐气得不行了。

那年十月的时候,我和阎姐的业务受到了强烈的冲击。因为我们做得好,同行业的竞争大了起来。别的婚介也在那么做情感活动,也在做会所,几乎是雨后‘春’笋一样冒起来,让我们的业务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我和阎姐都有所忧虑,合计了之后,准备将婚介和会所转让出去,然后谋求别的发展。

潇姐呢,知道我的情况,也建议我转行。说这年头,你赚钱了,跟风的就是一大伙人。而且,她比较认同我的能力。文军和钟‘玉’君的婚礼也是我主持的,非常成功。那时候我作为文军的幸福牵手男红娘,他们父母还谢了我三万块钱呢!

转行就转行吧,先得把我和阎姐手上的业务转出去再说。有时候吧,我和阎姐也真是舍不得辛苦打下的江山。我们有时候也在一起,她就像是我事业的带头人,也像是潇姐的替代品一样。不和潇姐在一起,便是和她在一起,那种时候,除了快意,还有歉意,我的‘精’神世界是很痛苦的。

最痛苦的是潇姐让我在我们单身会员里面找个‘女’人吧,能好好过日子那种。但我想要的是潇姐,想和她在一起,我心疼她的生活,也感恩她为我做的一切,我觉得我们一定会幸福的。但潇姐说,她不可能离婚,除非……


红白歌会2009 宋哲宗 火星哥

返回列表